人的欲望永无止境没有穷尽

来源: 未知点击: 时间: 2017-04-03 15:43

 
上班钳束焉由己,整日瞎忙。
整日瞎忙,病倒强撑拒卧床。
 
累身最喜黄昏后,只向夕阳。
只对林塘,只共蛙声话旅肠。
 
 
前些日子,在家里收拾破东烂西,偶尔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盒子,拿起来沉甸甸的,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串铜钱,要不是这次翻腾就把它忘了。在四十多枚铜钱中,最早的是公元一零一七年北宋的“天禧通宝”,最晚的是一八七五年清朝的“光绪通宝”。虽算不上什么收藏,也是个“小玩儿艺”了。
 
  铜钱,人们俗称“大钱”。记得我开始接触“大钱”是在七、八岁的时候,在玩耍时小伙伴们一起踢毽子。兄长们找来狗尾巴毛和三、四枚外形尺寸一样的大钱,用竹签子把狗尾巴毛固定在大钱的方孔中,这样毽子就做成了。有白的、黑的、黄的、灰色的,既好看又耐用。踢的时间长了,大钱磨得铮亮,毽子上下翻舞闪闪发光,颇有一番情趣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再有接触“大钱”的机会就是“打大钱”,那是孩提时代的一种游戏,双方以输赢为目的。在开始前,先在地上画一条“杠”(即线段),然后在离“杠”    大约两米远的地方画一个“锅”(大约边长二十厘米的正方形),双方把数量相等的“大钱”下到锅里,再从“锅”这边向“杠”那边发“搂”,谁的“搂”离“杠”近谁就从“杠”处开始先打。之后,“搂”落在哪儿就从哪儿打,直到打光为止。当然,谁打出“锅”的“大钱“多谁就赢了。小伙伴们玩得开心,也打得认真,有时为争输赢还真的打起仗来。
人的欲望永无止境没有穷尽
要说“大钱”的厚重与尊贵,还得从源头说起。铜钱,是中国古代钱币 的俗称,中间都有一方孔,故称“方孔钱”。方孔钱是由战国时的“环钱”演变而成的。以秦代的“半两钱”为最早,清代末年的“宣统通宝”为最晚。
 
鲁褒,字元道,西晋南阳人。晋惠帝司马衷执政期间,昏庸无能,纲纪陵替,权在臣下,贿赂公行。鲁褒写了《钱神论》,针对当时的社会时弊和货币权力,作了辛辣地嘲讽和深刻地揭露。他说,铜钱的形状像天地一样有圆有方,含乾坤之气。世人喜欢它亲如兄弟,铜钱中间的孔四方形,故曰“孔方”。此物虽无德性而非常尊贵,虽无权势却受到热爱。它可以闯入天子的宫门,直到萧墙。只要有了钱危难可以转为平安,将死可使之不死,尊贵位高可使之卑贱潦倒,活生生的人可置于死地,忿怒纷争不论是非无钱不能取胜,幽隐沉滞不论贤德无钱不能擢拔升迁,怒懑仇恨无钱不能了却和解,美好的名声无钱不能显现发挥。而今洛阳城中穿朱红色和绯色服装的王公贵族,当权当道的达官贵人都十分喜欢我孔方兄不能自制。他们紧紧地握住我的手,拥抱我在其怀中,始而不放,终而不止,凡是如今的人,心中只有金钱是“大爷”、是惟一的。可见钱之神通其大无比。
 
纵观古今,一千七百多年过去了,鲁褒的《钱神论》栩栩如生,一目了然,就像给我们现代人写的一样,令人钦佩,发人深省。钱的样式在不断更新,可钱的魅力却有增无减,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的信条仍大有市场。有些人利欲熏心、见钱眼开、杀人越货、贪污贿赂、偷鸡摸狗,这里暂且不说,只讲一个耐人不解的故事。最近我在电视里看到一则报道:“一个自称小偷的人”,他拿着成卷的“新”电线去卖,说是偷来的,价格便宜。后经查实,原来是一个制造假货的团伙。他们在电线的中间灌上水泥,两头插上铜线,以假充真。可见为了钱冥思苦想,无所不用其极。 
 
人的欲望永无止境,没有穷尽。金钱的诱惑无时不在,无处不有。如果一个人总是凭借着欲望的支配去做事,必然要走上自我毁灭的歧途。古罗马政治家、雄辩家和哲学家西塞罗曾经说过:“我喜欢没有钱的人胜于喜欢没有人格的钱”。伟大的工程物理学家、中国“导弹之父”钱学森老先生对金钱的态度更是直白。他说:“我姓钱,但我不爱钱”。为了报效国家,他冲破了重重阻力毅然从美国回到了祖国,为中国的航天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。
 
古希腊传记作家、散文家普鲁塔克曾告诫世人:“道德是永存的,而财富每天在更换主人。”还是用那句老话做结尾吧,不要钻进钱眼里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金钱不是万能的。